二零零八

By | 2009年1月24日

中国人有自己的天文历法,农历。对于中国人而言,新的一年,应该是按农历来计算。对应于公历的元旦,这一天叫做初一。其实要类比的话,应该拿圣诞来比。除夕好比平安夜,初一好比圣诞节。
这一段算是多余了,对于会看到这篇文章的你而言,必定是早已熟知。今天也还是零八年,那就写点东西留下,留在身后。
关于大一,这学期还是有些匆忙。对于这学校我也不便再说什么,下面三个年头终究要在这里渡过。这有一点现实,也就没必要回想半年或一年以前,没有必要再无奈。入校第一个晚上我并没有失眠。而随后,开始展开触角试探这个世界。紧随而来的,是若干天的军训。这些已经被抛开,塞在某个角落。
我来到这个专业也许是不那么合适,只是可惜专业基础五十六分也并非那么合适。看来大学并非我想象的那样,也许还有些地域我没有摸清楚。就这样,没有什么不一样。梦想中大学的舒适清幽,至少在这里灰飞烟灭。时间还是那么慢,也还是那么快。既然已然上路,别无选择,只能往下走。
不能忘了,说一声再见,给那些所谓再也不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